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行业动态

三代人的石油接力

  “真没有想到,我们一家三代能跟总理共度佳节。不当石油人,不参加西部大庆建设,我家哪里来这样的机会呀!”2月16日,记者采访受到温家宝总理接见的长庆油田石油三代人时,八十高龄的崔文儒仍然激动不已。大儿子崔立权说:“等我的孙子长大了,也要鼓励他到油田工作。这样,我们就是一家四代石油人了!”

  崔文儒1955年招工到玉门油田,搞过地震勘探,当过钻井工,1975年3月调到陇东参加长庆油田会战。也是这一年,1958年出生的崔立权通过招工成为长庆油田工人。

  从甘肃庆阳的马岭沟搬居西安市后,崔文儒家的住房条件有了很大改善。他高兴地说:“现在真的享福了,真感谢油田的关爱,感谢党的惠民好政策!”

  “羊皮袄真不赖,白天穿,夜里盖,天阴下雨毛朝外”、“石油工人苦不苦,一天要吃二两土,白天吃不够,晚上再来补!”去年的一次脑梗,虽然对崔文儒的记忆力造成很大影响,但说起玉门油田和长庆油田会战,崔文儒记忆犹新。崔文儒说:“会战初期的石油人呀,真是把苦受尽了!”

  如今,崔文儒跟其他老石油一样,尽享晚年之乐,除了保持读报纸、看电视新闻的老习惯外,还增加了很多新爱好,下棋、舞剑、耍刀、跳扇子舞等样样在行。老伴说他:“老了老了,活得比原来还有精气神了,快变成老顽童了!”“这么优美的环境,这么好的生活条件,我不好好玩还等啥时候呀?我活得越有精神越能证明油田发展得好!”崔文儒有些不服气。

  崔文儒有两儿一女。大儿子崔立权跑过运输,当过车队长,搞过工程。2008年,他转岗到采油七厂参加了白豹油田会战。小儿子崔立国从油田技校毕业后到采油一线工作,至今已近30年。女儿崔立霞在庆城物业处当会计。崔立霞说:“我大嫂子是石油人,现已退休;二嫂也是石油人,正参加西峰油田开发建设;我的丈夫原来在油田后勤部门工作,2008年听到长庆油田大面积开发超低渗油藏的消息后,主动申请到一线工作,现在是采油工。”

  崔文儒的孙子崔哲2007年大学毕业时,南方的好几家用人单位想跟他签约,有些单位还答应给予优厚的待遇。正当崔哲犹豫之际,爷爷说:“你是石油生石油养,你就是忘了家都可以,但不能忘了石油!”就是这句话,让崔哲不再犹豫,回到了油田。

  崔哲说:“虽然我们和总理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我真切感受到了总理的人格魅力,深刻领悟到了传承铁人精神的重要意义。”

  在中国石油,像崔文儒这样的家庭有很多。2012年的春节不仅让崔文儒一家人倍感温暖,而且让百万石油人感到温暖,获得了鼓励,增强了干劲!

http://news.cnpc.com.cn/system/2012/02/28/001367323.shtml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