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行业动态

康菲将溢油责任推诿于自然条件 赔偿遥遥无期

8月31日是康菲石油完成封堵溢油源并清理油污的最后期限。然而,这已经不可能。该公司昨日承认,在蓬莱19-3油田C平台北侧发现9处海底油污渗漏点。由于一直未得到有效遏制,此次溢油总量已经增加至2500桶。

  面对康菲石油的懈怠敷衍,上周五,国家海洋局牵头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交通运输部、农业部、安监总局、国家能源局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彻查事故缘由,对其影响和损失进行评估。联合调查组成立伊始即明确要求,康菲石油必须尽快偿还“旧债”并保证不出现新的损害。

  在溢油尚未阻断之际,公众关心的赔偿问题也难有定论。此前,有传言称,国家海洋局拟就渤海湾漏油事故向中海油与康菲石油发起上亿元索赔。该局旋即予以否认。不过,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已公告,向全社会公开选聘法律服务团队,为生态索赔诉讼作准备。

  康菲石油何以能如此轻慢?国家海洋局有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康菲公司将责任推诿于自然条件,借口由于地层自然裂缝溢出原油,不愿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去封堵。另外,该公司熟知我国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知道溢油处置措施不力和瞒报事故并不会遭受像欧美国家那样严重的处罚,对其经济利益影响有限。

   事态不断恶化

  蓬莱19-3油田,位于山东半岛北部的渤海中,距山东省龙口市仅48海里,属于特大型整装油田。该油田由中海油和美国康菲石油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康菲中国石油合作开发,作业方为康菲中国,是国内建成的最大海上油气田。6月,该油田B、C平台分别发生溢油事故。至今难见了局。

  对于实情,康菲石油颇多伪饰。起初,面对执法单位的问询,该公司先是宣称不掌握具体情况,后又以传真形式承认,蓬莱19-34油田C平台C20井在钻井作业中发生小型井涌事故。不过,事故已经得到了控制。

  一个月之后,该公司又表示,溢油点之一B平台附近偶尔有微量油花断续渗出,渗出量每日不超过几公升,因此偶尔造成海面少量油膜。不过,一套围油收集装置已安装到位,以控制和收集这些渗油。

  时至现在,康菲石油再次变脸,称在蓬莱19-3油田C平台北侧15米范围内发现9处海底油污渗漏点。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已经证实这种说法。

  据悉,8月19日,“中国海监15”船、“中国海监18”船和“海监B-3807”飞机巡航监视发现,蓬莱19-3油田海域有3处油膜覆盖区域,油膜长度从5公里到10公里不等,宽度50米到100米,分布的海域范围达1.35平方公里,总体呈现银灰色和彩虹色、局部呈兰/棕色。

  经取样分析,蓬莱19-3油田附近海域表层海水石油类浓度平均为53.0ug/L,较前几日监测结果有所升高。C平台附近海底油污清理现场海水环境受到石油类污染,石油类浓度较前几日有所升高。

   监管软弱无力

  7月5日,国家海洋局召开媒体通报会,向社会公布了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情况。会上,该局还要求康菲公司要尽快确定并封堵B平台附近溢油源,同时抓紧时间将C平台泄漏的海底油污清理完毕,上述工作应在今年8月31日前完成。然而,这一要求并未得到认真对待。

  经过多日监察,国家海洋局发现,康菲石油采取的溢油处置措施大多是临时性的、补救性的,并不能彻底有效地消除溢油风险,再次发生溢油的可能性随时存在,对渤海海洋生态环境构成巨大威胁。故此,该局于7月13日责令康菲石油立即停止B、C平台的油气生产作业活动,采取一切有效措施彻底排查并切断溢油源,彻底排查并消除再次发生溢油的风险。在溢油源未切断、溢油风险未消除前,不得恢复作业。

  同时,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责成康菲公司向公众和政府作出说明,并向公众道歉。

  8月16日,国家海洋局海洋环境保护司再次约谈康菲公司主要负责人,了解事故处理进展状况,并再次督促其严格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和国家海洋局的限期要求,于8月31日前封堵B平台附近溢油源,清理完毕C平台泄漏的海底油污。

  经过此番督促后,康菲石油却于8月19日告知国家海洋局,在蓬莱19-3油田C平台北侧发现9处海底油污渗漏点。同一日,国家海洋局牵头国土资源部等7部委组成联合调查组,以求共同应对。

栏目导航